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以案四说 >> 正文

案语 | 年轻的他们为何在贪腐歪风中误入迷途

2021年04月25日 15:48  点击:[]

起初无奈 后续跟风 步步沉沦
——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区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原副所长、区食品药品检验检测中心原副主任黄华国违纪违法案剖析

  “以前我很喜欢听音乐,但是到这里后,却再也不敢听了,害怕勾起过往的回忆。人失去自由以后,家人、孩子一刻都不敢想,一想起来,心里会特别疼,老婆寄过来的信和照片我都不敢看第二遍……”铁窗内,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区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原副所长、区食品药品检验检测中心原副主任黄华国懊悔不已。

  三年前的4月27日,他被洞头区监委带走调查,后因贪污公款锒铛入狱,徒留给同事、亲朋一片震惊与错愕。时至今日,很多人仍想不明白:看起来这么老实、优秀的一个年轻人,怎么会干出违法犯罪的事?

  “领导说可以,那就可以吧”——无原则顺从让底线在一次次公款吃喝中模糊

  黄华国是带着光环来到洞头的。

  1985年出生的他,成长在温州苍南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后考入吉林农业大学发酵工程专业,顺利完成本科和硕士研究生学业,成为父母引以为傲的儿子。2011年6月毕业后,他先在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技术中心干了一年多合同工,2013年4月,作为食品化验的学科带头人,被引进原洞头县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工作。

  “我很喜欢自己就读的食品专业,渴望能在专业领域有所成就。洞头这边和我老家一样都讲闽南话,单位也给我一个正式编制,这样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就可以实现了。”对于来到洞头质检所,黄华国一开始踌躇满志。

  单位同样对他寄予厚望。当时,洞头质检所人手不多,员工年龄结构老化,专业技术人员更是紧缺。黄华国很快凭借自己的踏实肯干和之前积累的工作经验,成长为业务骨干,给所里同事留下的一致印象是“人斯斯文文”“干工作勤快”“做事情靠谱”“任劳任怨”。“你交代他什么事,他都做得挺好,执行能力挺强的。”时任所长吴某某毫不掩饰对黄华国的欣赏,并以培养、锻炼的名义,事事把他带在身边。

  2015年之前,洞头质检所属于差额拨款事业单位,需要有业务创收来弥补所里的收入,以支付人员工资和其他费用,其中一块比较大的业务就来自全省各地的液化气抽样和检测。看准了黄华国脾气好、能吃苦,吴某某经常带着他去全省各地出差,每次都会去外面吃饭、喝酒,由黄华国负责点菜、付钱。

  “我们出差很辛苦,伙食补贴自己拿回去就好了,吃饭喝酒的钱就自己虚造点再报呗。”第一次出差回来,当黄华国请示自己垫付的餐费应该怎么报账时,吴某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在他当时还是白纸一样的内心里渲染了一笔变相公款吃喝的浓墨重彩。“我是第一次知道,这事还能这么干。”黄华国的口气里充满不可置信。尽管心里并不认可,但犹豫再三后,拒绝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既然领导说可以,那就可以吧。”

  有一就有二。虚增出差人员或虚造出差次数,填好差旅报销单,按正常报销程序“一路绿灯”;或者以采购化学药品名义,找有业务联系的化学试剂公司虚开发票,由该公司收到单位财务货款后再转账到自己的支付宝上,这样的操作屡试不爽。黄华国把自己经手的费用情况都一一记录在一本工作笔记本上,报销一笔勾掉一笔。渐渐地,他对这样的违纪行为习以为常,底线意识逐渐模糊。

  办案人员后来查明,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黄华国在“前辈”的“指引”下,多次通过虚增出差次数,虚开、虚报发票等方式套取单位资金,用于冲抵吃喝费用及接待费超支部分,共计7300余元。

  “像黄华国一样,一些刚踏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面对领导安排做违纪的事时,往往会因怕被穿小鞋而屈服,这种心理可以理解。但环境是外因,作为独立的个体,还是应该有自己的判断,要懂得拒绝,知道把握度。”办案人员谈道。

  “只是点小钱,应该不会有人查到”——思想的缺口在一次次“意思意思”中被划开

  在洞头质检所的其他同龄人看来,黄华国无疑是幸运的。按照《洞头县引进高层次和紧缺人才暂行办法》,他可以享受在当地买房安家一次性补助20万元的优惠政策;单位也对他委以重任,不仅让他担任产品质量检验负责人,而且也参与单位仪器设备采购。

  “我们单位女孩子比较多,黄华国应该算是顶梁柱了。他本身专业能力过硬,但又不单纯做技术,实际上也做很多管理工作。像我们刚来的时候对仪器不熟悉,都是他对我们进行培训,平常很多事情都是所长通过他来交代我们做。”一位同事说。

  事很多、活很杂,让黄华国有了更多接触社会上形形色色人员的机会。眼看他手握产品质量检验检测和仪器设备采购的话语权,一些别有用心的管理服务对象和供应商们很快围了上来。

  2016年底,在为温州某食品公司检测虾皮原料样品过程中,该公司老板叶某某为了尽快获得样品检测结果,送给黄华国若干水产品:“快过年了,送点小礼品给你意思一下。”这是第一次,此时的黄华国心想“这也不是特别贵重的东西,应当不碍事的”,稍微推脱一下就收下了。

  此后在一次单位仪器设备采购事项结束后,成功获得采购权的上海某公司供应商,偷偷将2000元钱塞给黄华国作为“回报”。第一次拿到这笔钱,黄华国止不住地心慌,不断在心里为自己辩解:“这只是点小钱,厂家又在上海,应该不会有人查到。”在这样的自我催眠下,第二次当对方再给4500元时,他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侥幸心理,让黄华国的思想缺口更加松懈。然而,这些细微的变化,旁人并不容易察觉。在同事眼里,黄华国还是一贯地勤勉负责。“有一次,所里有设备要更新升级,杭州、上海那边的供应商提供的报价都是十几万、二十几万,黄华国从技术角度出发,提出来买个配件就可以,最后只花了六七万,而且先给我们试用一段时间,然后我们再跟他买。像这样的情况,你说我们怎么不相信他呢?”原所长吴某某说。

  “他属于比较典型的技术型干部,书生气比较重,涉世不深,对社会的阴暗面也了解不多,不知道收了人家的东西以后,其实就被利益捆绑了,对自己身处容易被‘围猎’的位置没有足够的警惕。”办案人员分析。

  “诱惑摆在面前,还是抗拒不了”——自作聪明将公家钱揣入自己口袋

  短短3年多时间,黄华国便被提任为洞头质检所副所长,并当上第八届区政协委员。在事业一片光明的同时,早前一件事埋下的隐患也开始显露。“2014年5月,面对装修新房的资金缺口,我不好意思跟家人开口要钱,就在同事建议下,叫了一个10万元的互助会并担任‘会主’。”黄华国回忆,“没成想,2016年,我有同事因参与社会上的其他‘会’被‘倒会’,经济周转困难交不上会钱,我只得自己帮他们垫付。”就这样,原本不应该存在什么经济困难的黄华国,一下子背上了信用卡上十几万的欠款。

  2017年7月,洞头质检所为通过省里的食品资源整合验收,需要采购一批仪器设备,由黄华国全权负责询价、参数设置、标书方案制作等一系列事宜。这是所里第一次大笔的采购——财政总预算398万元左右。

  “政府招投标肯定是要货比三家的,但是我当时没有严格的招投标概念,从一开始就向各家公司透漏了这个采购项目的财政预算。”黄华国说,在对比了几家仪器设备代理商后,他对温州某器材有限公司的报价方案较为满意,遂约该公司销售经理林某某面谈。这个林某某,过去一年经常到洞头质检所推销产品,黄华国跟他已相熟。

  一个周日上午,林某某如约来到黄华国办公室。会面中,黄华国发现该公司的方案总报价大概是370万元左右。“有没有更好的设备?”黄华国问。林某某摇摇头:“设备没有更好的了,不过价格还可以调整……”他不再说话,只是拿起笔在原来的报价单上添加了几笔金额,所上调的价格一共是28万元,与预算差价刚好一样。黄华国立马明白了,他是在暗示自己可以采取虚增设备仪器报价的方式将差额公款套出来。

  “可以这样操作吗?”黄华国的第一反应不是拒绝。“没关系的,其他单位也有这么做的,否则财政会说你报预算的时候怎么不精确。”林某某告诉黄华国,中标之后,就会把这28万元拿出来给他。听他这么一说,贪欲一下子在黄华国的脑海里发酵,“如果能拿到这笔钱,就可以补了自己经济上的窟窿……”

  这一次,黄华国依然选择自我催眠来为自己辩解:“我在单位工作那么卖力、那么负责,既然他可以虚高价格,那这钱就心安理得地拿过来了。”随后,作为业主专家代表,黄华国参与招标现场评分,为林某某公司顺利中标提供帮助。林某某也兑现承诺,于2017年12月和2018年2月,分两次将28万元交给了他。

  “人们常把‘老实本分’连在一起说,其实‘老实’和‘本分’并不完全等同,有些人感觉很老实,那是因为没有经历过诱惑,有些人知道有诱惑、有风险却能坚守纪律,才是真的本分。黄华国的案例提醒我们,一旦失去监督和约束,老实人也会干坏事。”办案人员说。

  如今,三年刑期将满,黄华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我自己做的事情,应当受惩罚,没什么好说的,也是个教训。出去以后,我会在适当的时候跟孩子讲老爸曾经在什么地方上过班,后来因为什么事情坐牢了,至少会让他们人生路上少犯一些错误吧,不会像我一样稀里糊涂就过来了。”

  采访对话:年轻人要学会说“不”

  面对单位的不良风气,年轻干部只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记者与正在监狱服刑的黄华国展开了对话。

  记者:你怎么看待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

  黄华国:第一,上梁不正下梁歪吧。如果第一次报销时,有人说这不行,心里有这根弦,就不会有套取公款的意识。第二,如果对我的权限有所监督可能会好一点。年轻人不可能刚走出校园就知道怎么贪污受贿,我们的教育还不至如此,所以对于年轻干部来说,环境非常重要。

  记者:领导叫你违规报销公款吃喝的钱,你表达过对这种行为的不满吗?

  黄华国:曾经比较委婉地和他说过,为了几十块钱偷偷摸摸地操作,我感觉很不舒服。比如出差吃饭,一开始我并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去,我会说我有朋友过来了,就先不跟你们吃了。不过用这样的借口成功的次数很少,每次领导会说等朋友那边结束了再过来嘛,我很无奈。后来我还是妥协了。或许我比较听领导的话,不懂拒绝,一开始就坚决一些,其实是完全可以推掉的,我自己也有问题。

  记者:通过虚增设备仪器报价套取28万元公款,你心里是怎样的想法?

  黄华国:如果供应商没有提起的话,这个钱我是不会拿的。他说可以虚增价格,我当时就起了贪心。我感觉这笔钱也不是很多,更没有意识到这种做法需要承担怎样的法律后果,今后对自己会有多大影响。还有就是追求所谓的心理平衡,自己在单位工作那么卖力,比别人付出多,这个钱拿过来也比较正常。诱惑摆在自己面前,自己没有抗拒。(沈叶)


从随波逐流到放任自我
——四川省广安鑫鸿文化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宋小林违纪违法案剖析

  “想收又怕,看到别人都收自己不收又心有不甘。心存侥幸之下,还是拿了老板送的钱。正是内心的贪婪和‘别人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的想法,才导致了今天的结局。”留置期间,四川省广安鑫鸿文化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宋小林写下了他收受贿赂时的纠结心情。2020年9月,因涉嫌受贿犯罪,38岁的宋小林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1982年出生的宋小林本科毕业后曾就职于一家国企,从一名见习生一步步成长为项目总工程师,在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工程建设经验。由于常年奔波在外不能陪伴家人,他选择回到家乡另寻发展机会,在2011年通过事业单位公招考试后,来到广安区村镇建设服务中心工作。2013年,广安市成立前锋区,内心充满干事创业激情的宋小林感到,自己丰富的工程建设经验将有施展之处,便主动申请加入新区建设队伍。经过统一调配,宋小林顺利成为前锋区住建局城建股的一名干事。

  到新单位报到前,爱人特意叮嘱宋小林,工程建设领域潜规则盛行,公职人员被“围猎”风险大,做事时一定要守住底线,更要明白一旦违法违纪,人生的收获都将归零,甚至成为负数。正式入职后,单位领导也多次告诫职工要抵挡住金钱的诱惑。对此,宋小林一开始铭记在心,“一丝一粒,我之名节”的道理时常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刚到前锋区住建局没多久,单位负责的一个项目即将完工,宋小林和其他同事来到施工现场准备验收。临结束时,施工方老板悄悄递给宋小林一个红包,他打开一看,里面装着500元现金。正当准备拒绝时,宋小林发现,同来的验收人员都非常自然地收下了相同的红包。

  “刚到住建局时就听说城建股有油水可捞,看来是真的,这应该是老规矩了。”虽然同事脸上挂着心安理得,宋小林仍然忐忑不安,犹豫到底要不要这个红包。当时他为自己的贪心想到的合理借口是,“城建股几乎天天加班,待遇却和那些清闲股室一样,有这点‘辛苦费’也是应该的,近在眼前的真金白银不拿不占,实在可惜。而且如果其他同事都拿了红包,我却不要,就会显得格格不入。”他边想边和其他同事一样将这500元钱收了起来。

  回到单位后,宋小林还曾和同事讨论过收红包这个问题,试探大家的态度。没想到,同事们对此都不以为意,觉得几百块钱是小钱,离受贿还差得远,没人会管。“正是这500元的甜头,在我的思想防线上撬开了第一道缝隙,成为我思想变质、一步步走向腐败的开始。”宋小林说。

  此后的几年间,宋小林怀着“大家都收,我也跟着收”的念头,凡是参与工程验收,对于老板主动送上的礼金来者不拒,从几百元到几千元,前后有10余次之多。

  虽然贪恋小财,在住建局任职期间,宋小林在工作上还是认真的,确保自己验收的每一个工程质量过关。他丰富的施工管理经验和出色的工作能力很快获得了领导同事的一致好评,并因此被提拔为前锋区园林管理所所长,挂任前锋区属国企相关负责人,并先后担任四川海特尔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和广安鑫鸿文化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主持前锋区部分园林绿化工程项目的经营管理工作。一位曾与宋小林共事的国企负责人对他的专业能力印象深刻,“他对项目质量的管控非常严格,经他手的项目都完成得很漂亮。”

  不过,在一笔笔“红包”的侵染中,宋小林的心态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除了验收时的红包,他开始期待通过工程项目从老板那里获得更多好处。宋小林会在给自己送红包的老板之间进行比较,对于出手大方的人,他会主动提醒他们关注网上的招标信息,背后的想法是,“如果对方中标,可能会给予自己感谢费。”

  不出所料,2015年,某建筑公司负责人周某接到宋小林的通知后,如愿中标,在次年春节向宋小林送出7万元。面对这笔远远超出预期的巨款,宋小林起初感到十分害怕,但一想到仅仅一个电话就换来了这么多钱,兴奋很快淹没了恐惧。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7万元感谢费让宋小林看到了与老板积极联络的“益处”,也进一步放大了他对金钱的渴望。实际上,这是周某看中宋小林的能力和前途,为了未来能承揽更多项目而进行的感情投资。特别是升任国企“一把手”后,宋小林在工程项目上有了更大的决策权,他不仅积极帮助包括周某在内的熟人老板承揽绿化工程项目,而且多次利用手中权力取消一些项目的公开挂网招标,在未经询价的情况下,只私下邀请几家和他有利益往来的公司参与竞标采购,个别时候甚至直接指定公司向自己所在的鑫鸿文旅供给苗木物资,或以内定价格提供劳务等。几个受到宋小林多方关照的老板因此获利不菲,以“感谢费”“分红”的名义多次送上钱物。就这样,在担任国有企业管理人员的3年多时间里,宋小林通过在项目工程承建、绿化物资采购、劳务项目承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累计收受现金23.6万元。

  “宋小林之所以走到今天这种地步,除了自身的贪欲外,单位的不良风气也对他产生了重要影响。”办案人员分析道,从鑫鸿集团违纪违法系列案来看,宋小林挂任鑫鸿文旅公司总经理期间,整个集团已深受贪腐之害,从管理人员到基层职工,不少人管了公家的项目、肥了自己的腰包,违规帮助老板承揽项目的情况屡有发生。在这种歪风邪气的影响下,宋小林重蹈了自己在住建局工作时收受礼金的覆辙,没有守住“明白做人、清白做事”的底线,与信念滑坡、利欲熏心的一部分干部同流合污。

  审查调查期间,宋小林坦陈,“我自己也知道帮助老板承揽工程后收取感谢费的人不止我一个。在我担心害怕之时,周围有人告诉我,只要不插手工程变更和工程款支付,确保工程质量,收些钱也不算犯大错。”他甚至认为,相比于虚增项目、套取资金等损公肥私的行为,自己的做法还算是“守规矩”。

  2020年6月,前锋区纪委监委接到举报,反映宋小林在担任鑫鸿文旅公司总经理期间存在收受现金的违纪违法行为。随着调查的深入,宋小林的所作所为终于败露。他没有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严重程度,一度对组织的调查心存抗拒。在办案人员的教育和帮助下,他一点点回忆着自己这些年的工作轨迹和心路历程。几番自我审视后,他终于认识到,从验收小红包到提供信息感谢费,再到项目承包好处费,自己早已在周围人的错误观念和错误行为的影响下,失去了清醒认识和独立判断能力,走上一条违纪违法的不归路。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上一条: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五一、端午期间"四风"问题首批7起典型案例 下一条:以案明纪释法 | 反复套取公款贪污数额的认定

关闭

 
       

  举报投诉邮箱:jjsb@cqust.edu.cn    电话:023-65022134  

Copyright © 2006-2020 纪检监察室
重庆科技学院纪检监察室 管理登陆